第二卷 九五之争

第二十五章 我能解开

斗兽场!

蒙泰一边吐着血,一边虚弱的看着风铃。

风铃一点一点的走来,捂着头部,露出痛苦之色。

外界,古海和李伟大战并不能影响二人一般。

“风铃,咳咳咳,你不记得我了吗?你说过我们要找个没人的地方,永远生活下去的!”

“我是月瑶,我是李伟哥的女人!”风铃捂着头部痛苦的呐呐自语中。

“你能想起来的,你是风铃,你就是风铃,一直跟在大师兄屁股后面的风铃,我是大师兄蒙泰,我是你的夫君啊!”

“我是月瑶……!”风铃痛苦的捂着脑袋,好似不愿承认一般。

风铃离蒙泰越来越近,眼中依旧挣扎之中。

“啪!”蒙泰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把抓住风铃的手。

“啊!”风铃惊吓的想要缩回去。

可蒙泰却不放手。

“噗!”蒙泰一口鲜血喷出,顿时染红了风铃双手。

风铃顿时面露惊恐之色。

“风铃,为夫对不起你,没能保护好你,为夫快要不行了,你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!”蒙泰虚弱道。

“不、不、不,你不能死!”风铃面露惊慌之色。

蒙泰眼皮缓了缓,轻轻闭了上去,抓住风铃的手,陡然松了下来,好似一下子没了声息一般。

这一幕,陡然惊的风铃一激灵。

“不,不,你不要死,你不要死啊,夫君,夫君!”风铃忽然哭了一起,一把抓住蒙泰的右手不放,焦急了起来。

蒙泰却没有声息,一动不动。

“你醒醒啊,你醒醒啊,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,我是风铃,夫君,我是风铃!”风铃忽然哭的撕心裂肺。

而就在此刻,蒙泰猛地一抽搐,眼睛动了动,却是忽然再度睁了开来。

“风铃,你记得我了?”蒙泰面露惊喜之色。

风铃瞪大眼睛看着蒙泰醒来。

“呜呜呜呜,夫君!”风铃趴在蒙泰身上哭了起来。

“风铃,你想起来就好,想起来就好!”蒙泰眼中闪过一股满足。

----

“轰隆隆!”

远处,大雾之中,发出阵阵轰鸣之声。

“啊!”“啊!”李伟的惨叫声在大雾中响起。

顿时,四方无数赌徒修者心中一阵发寒。

李伟虽然之前和蒙泰战斗,早已伤势惨重,但,再怎么说,他也是元婴境啊。元婴境不是应该横扫一切金丹、先天境的吗?现在居然被先天境困在大阵之中,似乎极为惨烈啊。

“天刀生死局?不可能的,哪有那么多人会天刀生死局?难道……?”山峰上的九公子陡然瞳孔一缩。

“九公子,你想到什么了?”一个下属好奇道。

“怪不得,怪不得找不到他,难怪我看他那么熟悉,原来是他,原来是他!九五岛那么多修者寻找,都没有一丝蛛丝马迹,原来他躲在这里?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?”九公子露出一股惊讶道。

天刀生死局中。

李伟手中剑罡拼命的对撞天刀,古海此刻布阵威力终究小了一些,但,对付李伟足够了。

李伟剑罡能斩一柄天刀,但古海的天刀却是源源不绝。

古海双目冰冷,周身浮出一个个星光点,好似一枚枚棋子在舞动一般。

昔日伪九公子,根本没有吃透天刀生死局,只会用法宝布阵,可古海不同,古海可是完全吃透了,哪里可以删减,哪里可以增加,古海都可以调整。

一时间,数十上百的天刀向着李伟斩去。

“轰!”“呲吟!”“呲吟!…………

“啊!”“啊!”…………

一连串的惨叫声中,李伟身上顿时多出大量的血口子,血洒四方。

古海布阵,可以清晰的看到李伟,而李伟却找不到古海在哪。

两千多恶人,此刻跟着古海身后,也能看到眼前场景。

众恶人虽然因为誓言效忠古海,也知道古海力量,只承认古海的手腕,但,大部分人仅仅只是承认,却并不认为古海是那么的高不可攀,并没有上升到崇拜的程度。

一时之间,可能还效忠古海,但,时间长了,难免会有各自小心思。

可如今的一幕,却再没恶人敢小觑古海。

那可是元婴境啊,元婴境强者,此刻在古海面前,好似被千刀万剐一般,就在众人面前,被一柄柄天刀凌迟之中。

这一份凌迟,让所有恶人一阵心寒。

那是一种多么无阻的感觉啊?元婴境啊!

听着李伟的惨叫,一种恶人一起看向最前面的古海,看着古海的背影,近乎所有人咽了咽口水。对古海的认可度,一下子上升了无数。

“或许,跟随这位老大,并不会埋没了我?但,若是背叛这个老大,自己将会有比此更惨烈的下场?”

这一心思形成,顿时让众恶人的神情一肃。

呲呲呲呲呲呲!

大量的天刀斩在李伟身上,很快,李伟就血肉模糊了,很多伤口更是能够看到骨头一般。长剑早已被丢了出去,李伟已经到了穷途末路。不再反抗。

“月瑶,我的爱人!”李伟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,似乎等待最后致命的一刀了。

古海盯着李伟的表情,探手一点。

“轰!”

天刀生死局轰然破开,大雾散开,古海一拳打出,一个巨大的拳罡轰击在李伟身上。

“嘭!”

李伟投入斗兽场之中,落在地上。血肉模糊,瘫软在地。

“嘶!”

“元婴境?被那先天境干掉了?”

“那群恶人,好恐怖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山峰之上,无数赌徒修者露出惊诧之色,一个个心中发寒。

最后一刻,古海没有下杀手。

“哗啦啦啦!”

一众恶人缓缓松手。

大量真气输送,众恶人微微有些虚脱,但,很快就能恢复,所有人都看向古海。

经过刚才一战,古海威信更大了。

“大人!”高仙芝心涌澎湃的叫道。

“李伟还活着,马上拷问摘除面具的方法!”古海沉声道。

“是!”一众恶人顿时兴奋的叫道。

面具,面具,终于能够解开面具了。

斗兽场内。

李伟跌落在蒙泰不远处。轰然跌下,血肉模糊,瘫软在地上,无法动弹了。

跌落在地,刚好看到风铃趴在蒙泰身上哭,蒙泰抱着风铃。

李伟面露惊恐:“月瑶,我的月瑶!”

趴在蒙泰身上的风铃,却是猛地一颤,陡然起身,扭过头来,看向李伟,面露痛苦之色。

“月瑶,我的月瑶!”李伟忽然露出一股凄然的笑容。

沉默了一下,风铃忽然惊哭了起来:“李伟哥,李伟哥!”

倒在地上的蒙泰脸色一变:“风铃,你是风铃,别被他骗了,风铃!”

“我是风铃!”风铃捂着脑袋。

“不,你是月瑶,我的月瑶!”李伟焦急的叫着。

“我是月瑶?”风铃再度捂住脑袋。

“不,不,风铃,你不是月瑶,月瑶早死了!”蒙泰叫道。

风铃捂着脑袋:“我是风铃?我是月瑶?风铃?月瑶?”

“别想了,我的宝贝,无论你是谁,别让自己那么痛苦!”李伟心疼无比道。

蒙泰却是艰难的爬起身来,看向李伟,面露狰狞:“是你将风铃害的这么惨的,只有你死了,我的风铃就回来了!”

说着,蒙泰一步一步的走向李伟,面露森寒杀气。

“不要,不要杀我的李伟哥,不要!”风铃害怕的哭诉之中。

“风铃,你现在认知出了错误,我杀了他,你就回到风铃了,让我杀了他!”蒙泰叫道。

“呼!”

陡然,古海挡在了蒙泰面前。

“蒙舵主,我完成了对你承诺,帮你逃脱险境,你对我的承诺呢?你说帮我找到解开面具的办法,现在却要杀了李伟?”古海盯着蒙泰冷声道。

蒙泰盯着古海,面部扭曲了一会,好似在思考要不要和古海翻脸一般。

“夫君,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,我是风铃,我不是月瑶,我是风铃,月瑶早就死了!”风铃一阵抽动后,忽然叫道。

蒙泰顿时看向风铃,面露喜色。

“风铃,你想起来了?你回来了?”蒙泰惊喜道。

“嗯!”风铃哭着笑着,两种极端情绪诡异的交织在了一起。

“呼!”

蒙泰一把抱住风铃。

“风铃,你能想起来,太好了!”

“夫君!”

二人死死的抱在一起。

另一边,李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,最后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。笑容中有着一股无奈,一股绝望,一种心死。

哀莫大于心死!

“哈,哈,月瑶,我来找你了!”李伟露出一股心死的表情。

“嗡!”

陡然,李伟的身体发出一阵阵荧光,伤口在快速恢复,但,皮肤慢慢变老了起来。头发一瞬间变得花白了下来。

“不好,大人,李伟融了元婴,他一心求死!”上官痕陡然惊叫道。

说话间,上官痕踏步上前,手指陡然戳向李伟。

“啪啪啪啪!”

李伟身上陡然戳了十几个血洞,李伟顿时昏死了过去,仅仅有些许呼吸一般。

而此刻,蒙泰怀中的风铃,却是全身猛地一抖。

蒙泰快速抱紧风铃,不让风铃动弹,好似生怕风铃没了一般。

“怎么样?”古海沉声叫道。

上官痕脸色很难看:“大人,李伟的命是保住了,可是,李伟一心求死,可能一昏不醒了,也许永远醒不过来了!”

“植物人?”古海脸色一沉:“有没有办法唤醒?”

上官痕摇了摇头:“没有,心死的人,根本救不回来,除非自己醒,强行施加外力,只会死的更快,也许下一刻,就没了声息!”

蒙泰怀中,风铃一直在颤抖之中。蒙泰死死的抱住。

古海扭头看向蒙泰,蒙泰先前已经虚弱的快要死了,可如今却好了很多?他是装死?还是真的伤那么重?

更重要的是,蒙泰真的努力帮自己解开面具吗?不,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兑现诺言的迹象。

“古舵主,真的不好意思,我尽力了,可是没能成功,只能等了,五十年后,面具自落!”蒙泰摇了摇头道。

四周,一众恶人尽皆脸色非常难看。

眼看就能解开面具了。结果功亏一篑?

“大人!”一众恶人此刻心情极为低落。

古海没有安慰众恶人,而是深吸了口气,看着蒙泰道:“五十年?我可等不了!”

“哦?”蒙泰微微一愣。

“这面具,我有办法解开!”古海扭头,不再看蒙泰。

“什么?”蒙泰陡然脸色一变,这怎么可能?

一众恶人却是眼睛一亮,不可思议的看向古海,真的吗?大人有办法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