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九五之争

第十九章 风铃

“蒙泰?放了月瑶!”李伟眼睛一瞪吼叫道。

蒙泰站在斗兽场中,此刻,斗兽场阵法好似蒙泰的武器一般,一条条红色能量索,犹如长鞭舞动,所有大丰帮弟子都无法靠近。

李伟骤然出现,飞在空中惊愕的看着蒙泰。

“李伟,你来了?”蒙泰冷笑的看着天上。

月瑶看到了李伟,先是一阵木讷,继而忽然开口道:“李伟哥!我是李伟哥的女人,我是月瑶!”

李伟脸色一变。

“蒙泰,你怎么出来的?你不是变成白痴了吗?你不是废了吗?”李伟惊叫着。

“我怎么出来的?二十年了,哈哈哈哈,我的好师弟啊,师尊死后,可是我一手将你们拉扯大的,你的修为,全是我教的,二十年?二十年!”蒙泰满脸戾气的吼叫着。

一旁月瑶吓得浑身颤抖。

“放了月瑶,放了月瑶!”李伟焦急道。

“知道慌了吗?月瑶还真是命大啊,被我斩了一次,还活着?虽然跟行尸走肉一样,李伟,你还是那么痴情啊!”蒙泰面露狰狞的冷笑道。

李伟缓缓飞落斗兽场。

此刻,红色能量索却没有阻拦李伟。

李伟盯着蒙泰,面露痛苦道:“蒙泰,是,我们是被你拉扯大的,可是,可是呢,你还不是在利用我们帮你赚取灵石?我在大丰帮。还不是为你赚钱吗?只是你的工具而已!”

“工具?我将你们养那么大,给了你们那么多,给你们安定生活,你们还不知足?月瑶当年就是不知足,你也不知足?当年帮我赚灵石,现在呢,帮丁蕊那老贱人吧?你看看,你能成什么事?不在我庇佑下,你们能做什么?”蒙泰冷声道。

“你怎么说我都行,你要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,我以前从来没忤逆过你,可是,月瑶,你知道的,她是我未婚妻,都要结婚了,你杀了月瑶,你杀了月瑶!”李伟眼睛通红道。

“是她咎由自取!风铃呢?你把风铃抓哪去了?”蒙泰瞪眼吼声道。

“你知道我这只眼睛怎么瞎的吗?”李伟红着眼睛指着那遮住的独眼:“是我自己扣的!”

“从我看到月瑶尸体的那一刻,我自己扣的,我是多么的瞎眼,才听你的话!我是多么的瞎眼,才对你唯命是从!我是多么瞎眼,我最崇拜的大师兄却杀了我的未婚妻,让我看到的都是假的。从我看到月瑶尸体的那一刻,我就告诉我自己,月瑶不能白死,我要为月瑶报仇。这看不清黑白的眼睛,被我扣了。现在,我看清了,我要报复你,我要让你受到百般千般的折磨!”李伟状若癫狂的对蒙泰吼着。

蒙泰脸色阴沉,看着对面状态癫狂的李伟,深吸了口气道:“斩杀月瑶,是我的不是,但,这么多年了,你天天折磨我也够了,将风铃放了,将风铃还给我,你我两清了!”

“两清?两清?那月瑶怎么办?月瑶怎么办?”李伟红着眼睛吼着。

蒙泰看着身旁的月瑶,此刻木讷无比,早已不是二十年前的活泼了,只剩下一魂,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了。

“李伟,我不是和你商量,我问你,风铃呢?”蒙泰吼声道。

“呵,呵呵,风铃?风铃早就死了,你杀了我的月瑶,我自然也要杀了你的风铃,这样才公平,不是吗?”李伟凄凉的笑道。

“不,不,你说过的,你说过风铃还活着,我刚被关押的时候,你说过,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我若死了,你就杀了风铃。你说的,我没死,风铃就不会死!”蒙泰瞪眼吼叫道。

斗兽场外,大量大丰帮弟子围着,此刻,却没人敢下去,一个个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。

“死了,风铃师姐,早死了,早就死了!”李伟摇了摇头。

蒙泰眼中闪过一股疯狂,但却瞬间冷静了下来。

“不,你既然那么恨我,你更不可能杀了风铃,风铃还活着,她肯定还活着,将风铃放出来,否则,我就让月瑶彻底死干净!”蒙泰面露狰狞的抓向月瑶。

“啊!”月瑶疼痛的一声呼喊。

“你已经杀了月瑶一次了,我都跟你说了,风铃已经死了,放了我的月瑶,放了我的月瑶,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!”李伟面露焦急之色。

“跪下!”蒙泰瞪眼大喝。

李伟看着被蒙泰抓疼的月瑶,眼中闪过一股柔情。缓缓的跪了下来,痴痴的看着月瑶:“我的月瑶宝贝,你会没事的,没事的!”

也许李伟的安慰起到作用了,月瑶的惊恐慢慢放松,看着李伟,也呐呐自语了起来:“李伟哥,我是你的女人,月瑶!”

蒙泰看到李伟跪下,脸上露出一股满意。

“好了,现在告诉我,风铃在哪?”蒙泰瞪眼看着李伟。

“风铃早就死了,真的死了!”李伟痛苦的说道。

“你是看准了我不敢再灭了月瑶是不是?”蒙泰气急攻心。

“大师兄,求你放了月瑶,求你了!”李伟忽然哭泣而起。

“哼,你真以为我不敢吗?你不放了风铃,我要月瑶马上死!”蒙泰吼声道。

说话间,探手一催动阵法机关。

“嗡!”

斗兽场上方,陡然出现一股蓝色光罩,光罩从天而下,包裹了斗兽场所有地方,只要触碰到了蓝光,月瑶脸上的青铜面具就会爆炸而开。

“别,大师兄,不要!”李伟顿时焦急道。

“啪!”

蒙泰一掌拍碎了机关,露出一丝冷笑道:“你看到了,机关碎了,蓝光很快就要笼罩过来,我也阻止不了,等到蓝光触碰你的宝贝月瑶,你知道结果的!”

李伟眼睛瞪的浑圆。

“嘭!”蒙泰用声音模拟那恐怖的爆炸声。

李伟顿时脸色狂变。

“我要风铃,不然月瑶脑袋就要炸开,你知道的,是你逼我的,时间不多了!”蒙泰盯着李伟。

“大师兄,风铃真的死了,真的死了,放了我的月瑶!”李伟焦急道。

“我不信,我不信!”蒙泰瞪眼吼叫着。

在远处一个角落,古海脸色阴沉:“果然,一切都不能靠蒙泰,他根本没想过帮我解开面具,一直催促他的风铃!哼!”

“李伟哥,我怕!”月瑶向着李伟方向扑去。

好似要一头撞在了蓝色光罩上一般。

“不!”李伟陡然惊叫道。

蒙泰也是脸色狂变,猛地一拉,将月瑶拉回来。月瑶要是死了,自己此刻虚弱无比,更没能力救风铃了。

“撕拉!”

蒙泰一拉之际,将月瑶的袖子撕扯开了。

顿时,露出月瑶右臂上一个桃子状的胎记。

蒙泰陡然一激灵,揉了揉眼睛:“怎么可能,风铃身上的胎记,月瑶身上怎么也有?”

李伟陡然脸上露出痛苦之色。

“哗啦!”

蒙泰一抹月瑶的头发,顿时大量头发掉了被真气刮的掉落下来,露出清晰的头皮,月瑶头皮之上,露出一个好似牡丹花一样的刺青。。

“不、不、不!”蒙泰一个踉跄,好似要跌倒一般,惊骇的看向月瑶头皮上的刺青。

陡然,蒙泰看到了月瑶下巴处的疤痕。疤痕从下巴处往上延伸,好似绕着脸庞一圈一般。

“风铃?你是风铃?”蒙泰陡然惊叫道。

月瑶木木呐呐,此刻看向李伟方向,好似很想过去一般。

“你是风铃?脸?你的脸怎么变成月瑶的脸了?换脸?你给风铃换脸了,她是风铃?她是风铃,对不对!”蒙泰瞪着眼睛吼叫着。

“嗡!”

不远处,蓝光罩好似要移动到近处了一般,蒙泰陡然面露惊恐之色。

“李伟,她是风铃?快,快,你快解开她面具,快啊!”蒙泰好似要崩溃了一般。

李伟快速爬起,面露痛苦之色的走来。

“她是月瑶,她是月瑶!”李伟语气无比坚定道。

“李伟哥!”月瑶看到李伟走来,茫然的叫着。

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你把风铃带在身边,给她换脸,你是为了折磨我。月瑶早就死了,我说你怎么可能会有炼尸之术,原来你是给风铃、月瑶换脸了,你天天折磨风铃,你是用她折磨我?”蒙泰一瞬间好似崩溃了一般,瘫软了下来。

“我说了,她是月瑶,她是月瑶!”李伟红着眼睛吼叫着。

“快,李伟,三师弟,求你了,求你快点救风铃,求你了!”蒙泰惊恐的看着蓝光越来越近。

自己破坏了机关,根本停不下来了。风铃马上就要被自己害死了,蒙泰恨不得抽死自己。自己干了多么蠢的事啊。

“你给我跪下!”李伟痛苦的叫道。

“噗通!”蒙泰毫不犹豫的跪下。

李伟走来,蒙泰根本不敢反抗。

“嘭!”

李伟一脚,狠狠的揣在了蒙泰身上,顿时将蒙泰踢飞了出去。

本来就身受重伤,这一脚,更是将蒙泰的腿踢断了,踢得变形了,轰然撞在斗兽场墙壁上。

“噗!”

蒙泰口吐鲜血,似奄奄一息。颤抖中爬起:“快,快救风铃,快!”

“李伟哥!”月瑶木讷的看着李伟。

李伟一脸焦急,探手放在了月瑶的面具之上。

顿时手头好似一滑一般,但,此刻,根本来不及思考,手中能量猛地一催动。

“咔嚓!”

面具掉了下来。

“嘭!”

面具甩开,蓝光瞬间扫过月瑶的面部。

“李伟哥!”月瑶茫然的看着李伟。

“月瑶,我的月瑶!”李伟一把抱住月瑶,整个人都在颤抖之中。

“我的风铃,那是我的风铃!李伟,你把风铃折磨成了什么样?李伟!”倒在血泊中的蒙泰含愤吼叫着。

斗兽场外一个角落,古海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李伟丢掉的那个青铜面具。

“风铃的意识认知,被强行扭转了二十年,二十年内,一直被所有人催眠自己就是月瑶,她已经彻底代入月瑶的意志了,已经自我认知为月瑶二十年了,二十年了!她忘记了自己是风铃,她只知道自己是月瑶?至于李伟,二十年,你是催眠的风铃还是催眠了你自己?你还分得清谁是月瑶,谁是风铃吗?蒙泰,你作孽啊!”古海摇了摇头。

没有再停留,古海踏步退走了。

此刻,所有大丰帮弟子都被吸引过来了,此刻正是恶人们脱困的时候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