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九五之争

第一章 李浩然

千岛海,一艘大船之上!

包间之内,古海盘膝而坐,心神沉入眉心之中。

黑棋依旧君临天下的浮在最高空。下方半空中,是白色晶体平浮,好似受到黑棋压制一般,无法动弹。

最下方,昔日十万篇残局,如今依旧在配对四合一之中。数量太多,即便古海一时也无法全部配对完全。

直到包间声响,古海才缓缓睁开双目,看向走进来的高仙芝和陈天山。

“如何?”

“舵主放心,我们这艘船正全力向九五岛驶去!”高仙芝笑道。

“不过时间可能有点长,需要三个月左右!”陈天山开口道。

古海眉头微皱,点了点头:“希望不要再出差错!”

“哦?舵主,我们现在已经很安全了啊,最多是到九五岛上会有些麻烦,还会出什么差错?”陈天山不解道。

“那日,因为我摆了个云雾阵,引导了大批修者的思绪,但,时间一长,自然会有聪明的人悟出我们这个可能,海上三个月,终究有些长了,希望不要出事!”古海露出一丝担心道。

“呃?”陈天山微微意外。

“舵主,他们大部分应该是奔着金蟠桃去的,舵主最后一枚,为什么当时不……?”高仙芝有些担心道。

要是当着所有人面,古海吃了最后一枚蟠桃,岂不是没有这么多麻烦了?

古海摇了摇头道:“你不懂,就因为是最后一枚才更珍贵!这一枚,比先前十枚都珍贵。因为天下只此一枚。独一无二。”

“哦?”

“它能引动人心,那就是一柄双刃剑!用不好会伤害到自己,可,若用的好呢?”古海自信道。

“嗯?”高仙芝神色一动。

陈天山也露出茫然,显然猜不到古海何意。

古海却是摇了摇头,没有解释。

-------------

十天之后。

天元岛已经恢复如初。依旧有修者进进出出先天残局界,对于古海的追杀,愿意去追杀的,都去了。不愿意去的,自然都没去。

先天残局界内。

“轰!”

大战依旧,不过此刻已经消停了很多。

百寿蟠桃全部没了,但,却还有百寿蟠桃树啊,就算抢不走整棵树,要是抢到一个树枝,带回去慢慢种植,能不能行?

依旧很多修者不死心的冲击之中。

不过,此刻九公子带领大量原住民云兽,重新掌握的主动,占据了百寿蟠桃树。

“吼!”九头蛇一声大吼。身后一千云兽也是一声大吼。

外围数千云兽微微一顿。

“哼,诸位,该冷静一下了,百寿蟠桃树,可不是随便可以挪动的,你们就算抢回去也没用!”九公子大喝道。

“为什么?”一众修者不信道。

“你以为寿株,随便给点土壤,浇点水就能长的吗?”九公子站在九头蛇头顶冷声道。

很多修者眉头微皱。

“看看百寿蟠桃树的根须,它是插在虚空之中的,不是插在土壤之中的,你们就算抢回去了,会种植吗?它吸取的养分,可是时空之力,它的根须是种在时空之中的,就算给你们,你们会种吗?”九公子大喝道。

众人望去,貌似的确如此,抢回去也种不了啊?

有些人已经放弃了,但有些人依旧不甘心,可不甘心又如何?没了古海的千军万马,如今九公子整顿此界原住民,一时根本抢不到啊。

风险太大,利益却是水中月,众人一阵踌躇。

两方一时僵持。

“轰!”

就在这时,一声巨响从远处出口处传来。

“啊!”

“好大的飞舟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却是出口处一声巨响,大量修者被撞飞了出去。

轰隆隆!

慢慢的,从出口处飞入两艘巨大的飞舟。

“一品堂办事,速速离开!”一声大喝,从一艘飞舟上传来。

却是龙婉清的白云号飞舟,和神机营的飞舟到了。

“一品堂?怎么又是一品堂?”四周传来一片惊讶之声。

飞舟之上。

龙婉清眼中带着一丝急切。

“不知道蒙泰、古海找的怎么样了!”龙婉清皱眉道。

火舵主丁蕊眉头,朗声道:“蒙泰,你们在哪?”

丁蕊的声音好似有着一股穿透力一般,一瞬间响彻天下。

四周修者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高空的九公子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

四周所有人都好似全部静下来了一般,呆呆的看着这两个飞舟。那目光之中,有着一股纠结,一股茫然,一股郁闷。

所有人都古怪至极的看着。

飞舟飞的越来越高。

流年大师渐渐发现了异常:“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,他们所有人看我们的眼神怎么……?”

“百寿蟠桃树?云兽?”另一艘飞舟之上,神机营营主李浩然却是陡然眉头一挑。

云兽的消息,对于他们来说,并不是秘密。百寿蟠桃树也不是秘密。

可,无论天上地下,所有人怎么看自己一行的目光怪怪的?

“蒙泰?还不出来?”火舵主丁蕊冷声道。

四周依旧静悄悄的一片。

丛林中,一个宫殿口,大长老和那病怏怏的年轻人再度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下属。

“咳咳咳咳,一品堂人?没完没了了?”病怏怏的年轻人咳嗽了一下道。

大长老点了点头,深吸口气,显然也很不舒服。

两艘飞舟之上,龙婉清、丁蕊、流年大师、李浩然此刻都发现了不对劲。

四周所有人,无论是原住民还是外来者,目光怎么总是怪怪的?

“一品堂?又是一品堂?你们到底要怎样?未生人不是已经被你们请走了吗?怎么又来?”九公子陡然眼睛一瞪。

“嗯?”龙婉清微微一愣。

流年大师也露出一丝惊奇之色,因为流年大师从九公子口中听得出来,这些人好似在之前的一品堂人手中吃了大亏一般,此刻一脸的怨愤之色。

“未生人被我们请走了?一品堂人?”老妪丁蕊眼中一亮:“看来是蒙泰了,总算干了一件本分的事!”

而不远处一个云兽上的修者听到丁蕊的话,此刻面部抽了一下,越发古怪。

流年大师也看出众人异常,马上对着不远处那修者开口道:“这位道友,不知我们来前发生了什么?可曾看到我一品堂弟子在何方?可看到古海?”

“对啊,蒙泰他们带着未生人去哪了?那古海是不是死了?”丁蕊也是问道。

“古海……!”那人面露古怪道。

“哦?古海怎么了?”

“古海杀了所有一品堂弟子,包括蒙泰!”那人开口道。

丁蕊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龙婉清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古海怎么可能杀了蒙泰以及所有一品堂弟子?”丁蕊眼睛一瞪顿时不信道。

“我骗你们干什么?我一开始就知道古海厉害,就没有参加过他们大战,那古海真是厉害,已经是我最佩服的人了!”那修者顿时叫道。

“什么大战?”流年大师好奇道。

“就是半个月前啊,唉,看来你们的确是不知道,你们来晚了,当时那场面,古海一个人打几万个,硬是逼的所有人包括弈天阁弟子都不敢靠近分毫,强抢百寿蟠桃树而无人敢靠近。”那人兴奋道。

“什么?等等,古海一个人打几万个?逼的弈天阁弟子和所有人都不敢靠近?”丁蕊有些跟不上那人思维了。

“当然,那蒙泰真不是东西,最后被古海杀了,还真是大快人心啊,古海也是真男人,为了一个小蛇,百寿蟠桃根本不要钱的给她吃,一吃就六枚啊,真是大气!古海是水舵舵主,你们一品堂还招收弟子吗?要不招我吧,我加入水舵,跟随古舵主!”那人兴奋道。

龙婉清:“…………!”

丁蕊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流年大师:“…………!”

李浩然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众人听着四方修者七嘴八舌的介绍半个月前的一切。

龙婉清和流年大师面面相觑。

龙婉清一开始根本不看好古海,可是,谁会想到古海会闹出这么大动静?一共十枚金蟠桃,居然被他全抢到了,然后就这么随意的糟蹋的九枚?

是糟蹋,那吃的也太随便了吧!

“看来,我们是错过了很多!”流年大师苦笑道。

“未生人找到了,他出山了,太好了!”龙婉清却是眼睛红了起来。

“娲后?大明王神?”不远处的李浩然眉头微挑。

“古海杀了蒙泰?他好大的胆子!”丁蕊却是眼睛一瞪道。

“哼!”

陡然一声冷哼在高空响起,却是九公子此刻气愤异常的盯着两艘飞舟。

刚才四方修者给龙婉清一行描述,言语中充满了对古海的崇拜,同样的,语气中极尽贬低自己,说自己在古海面前就是一个小丑,古海都懒得搭理的小人物。

九公子本来就一肚子气,如今更是郁闷不已。

“一品堂弟子一个个都没有教养,相互残杀,难怪你们上代堂主也被人杀了了呢,活该!哼!”九公子冷讽道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敢再说一遍?”龙婉清眼睛一瞪。

“轰隆隆!”

飞舟之上,一个个一品堂弟子顿时眼睛一瞪,拔出刀剑。

“我就说了,怎么样?活该一品堂主被杀!”九公子冷声道。

“咻!”

陡然一支黄金长剑向着九公子激射而去,黄金长箭一出,撕碎虚空,发出尖锐的破风之声,犹如一道金色长虹转眼穿梭过了大量云兽,到达了九公子面前。

“什么?”九公子脸色一变。

“吼!”

九头蛇一声咆哮,陡然一尾巴挡了上去。

“轰!”

黄金长箭与之悍然相撞,顿时,九头蛇的尾巴被洞穿了一个大窟窿,强大的后力一瞬间到了九公子正面部。一股大死亡的的威胁瞬间笼罩全身。

“不,不!”九公子一声惊呼。

“哗啦啦!”

八个蛇头全部挡在自己面前。

“轰!”

黄金箭后力太猛,一瞬间洞穿了八个蛇头。

“不!”九公子一声惨叫。

“嘭!”

九公子的头颅悍然炸开了。

“嘶嘶嘶嘶!”

四方无数修者一片抽气的声音。

那可是九头蛇啊,一箭洞穿九个洞,更炸碎了九公子的头颅?

“嘭!”

九头蛇散去,九公子的尸体从高空中缓缓坠落而下。

所有人顺着黄金长箭射来的方向望去,却看到另一艘飞舟之上,为首身穿黄金甲的男子,手中正抓着一副长弓,目光冰冷的看着高空坠落的九公子尸体。

“凭你也想侮辱一品堂主?呵!”黄金甲男子李浩然一声冷哼。

“他杀了九公子,他杀了九公子!”四周原住民惊叫道。

李浩然却是收起长弓,冷冷的看着守在百寿蟠桃树外的一众云兽,冷冷道:“弈天阁?早已成为过去,摆好你们的位置,这天下,不是你们谁都能得罪的,要不是看在观棋老人的份上,就凭刚才那句话,我就可以平了你们弈天阁,哼!”

一旁龙婉清见李浩然为自己出气,顿时露出一丝笑容。

李浩然看了看龙婉清道:“婉清,既然有了消息,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未生人下落吧?”

龙婉清神色一肃,点了点头道:“我娘临死前,最后一个去的地方,就是九五岛,未生人肯定会找去的,我们走!”

李浩然点了点头。

“轰隆隆!”

两艘飞舟没有多做逗留,缓缓的从入口处飞了出去。

那惊鸿一箭,看的无数修者都屏住了呼吸。

“他是谁?那人是谁?一箭?”

“九公子死了?”

“神机营,我想起来了,是神机营!神机营的营主,李浩然!”

“什么?李浩然亲至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无数修者露出惊讶之色。先天残局界的气氛顿时变的诡异了很多。

一座宫殿口。

大长老看着两艘飞舟离去,深吸了口气,才压住心中怒火。

“咳咳咳咳!”一旁病怏怏的年轻人双眼微眯,露出一丝冷笑:“神机营的李浩然?呵呵,九五岛?大长老,这里交给你主持大局了,我倒要去九五岛看看,他们这群人有什么能耐居然大言不惭的说平了我弈天阁!”

大长老扭头看看病怏怏的年轻人道:“你确定要去九五岛?”

“咳咳咳,不错,我知道阁主说过九五岛的事情,不过,不要紧,我弈天阁不在了,千岛海也算我弈天阁的产业,岂容他们这群外人在此放肆!”病怏怏的年轻人冷声道。

“那、那具尸体……!”大长老指向坠落的九公子尸体。

“那废物,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!随便葬了吧,我再重新找个替身就行!咳咳咳!”病怏怏的年轻人沉声道。

“好吧,九公子,你这一路当心!”大长老点了点头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