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天元残局

第二十五章 妖仆蛇女

天元岛!

古海一行的位置离入口并不远,四人翻过一座大山,就到了最中心一个巨大的山谷。

山谷底部一大片雾气环绕的区域,一个个来自四方的修者跨步进入之中。

修者跨入雾区,就消失不见了。

“那就是入口,我们也是第一次来,听说跨入雾区,就能进入先天残局界!”陈天山说道。

“走吧!”古海踏步走向那雾区。

陈天山、高仙芝紧随其后,宋青书走在最后,此刻脸上却是一阵扭曲。

宗主让自己杀了古海,可刚才古海陡然扭头的画面犹在心中,不知为什么,宋青书心中好似有种畏惧的感觉。

“怕什么?他只是一个先天境而已!我怎么可能怕他?笑话!”宋青书面露狰狞之色,强压着心中的畏惧。

一行人缓缓踏入雾区。

走着走着,众人好似缓缓走出了大雾一般。

可是,一出大雾,眼前景色已经不是先前山谷了。

天元岛上根本没有任何植物,可是众人一出大雾区域,却是陡然间郁郁葱葱,尽是满山翠绿。

“这是?”古海惊奇的看看身后。

身后依旧是大雾区域。

“根据宗主交代,就是这个雾区,这是出入口,最多一年时间,当大雾消失的一刻,就是先天残局界关闭出入口的时候!”陈天山解释道。

古海点了点头。

“好恐怖的天威气息!”宋青书抬头望天。

天空也有着一个小太阳,但,古海能感觉的出来,这太阳与外界的根本不同。或许就是一个小恒星吧。

“果然只能先天境进来!”陈天山也是苦笑道。

“你们什么感受?”高仙芝好奇道。

古海也看着二人,毕竟古海和高仙芝好似并没感到不同。

“我感到有一股悬在头上的气息,我们将修为压制在了先天境的巅峰,好似只要修为再增加一点,突破先天境,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就会冲我们来!”陈天山惊叹道。

“哦?”古海眼睛微亮道。

先前只是听说,如今从陈天山口中听到这个事实,古海顿时放松了很多。

这小世界中,可是有无数修者进入了,就刚才一会,最少有十个前后进入,古海修为只排到了末流,却是危机重重,可如今,所有人都只能先天境,古海顿时放松很多,即便自己只是先天境第一重,可别人也比自己强不了多少啊,况且,自己还是修炼外功的。

古海嘴角露出一丝轻笑:“不错的地方!”

“那边好多人?”陈天山顿时微微一愣。

“说!”山谷另一头陡然传来一声大喝。

“不说杀了她!”

“哼,这妖孽,死有余辜,害我死了师兄!”

“再不说出百寿蟠桃树所在,现在就杀了你!”

“啪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远处此刻正围着大量的修者,新入小世界的修者纷纷跑向了那里,那里修者围了几圈,有数百人之多。

而山谷四周,更有着大量干涸的血迹,草丛之中,古海更看到了一些残肢断体,一片狼藉。

“先前这里经过了大战?”高仙芝眉头一挑道。

远处围了一大群人,陈天山、宋青书快速围了上去,古海并没有冲上前去,而是走到一个断手之处,仔细检查草丛中的断手。

“舵主,先前这里的战斗好惨烈啊,这是断肢?那边还有很多,那里还有一些收殓的尸体,这是没收殓的?”高仙芝跟在古海身后好奇道。

“这断肢断了三天了!”古海沉声道。

“哦?”高仙芝看着那断手若有所思。

高仙芝一开始要跟随古海,就是为了向古海学习的,凭此断手就能判断多久了,这是仵作的工作,以前高仙芝看不上这知识,直到此刻高仙芝才骤然发现,自己的确小看了所有学问,此次过后,一定要好好学学。

古海、高仙芝缓缓向着远处人群走去。

几百人围着,场面颇为壮观,这也是古海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修者。到了近处,也听到外围人的议论了。

“听说,三天前此小世界开启,开启的一霎那,所有强者都冲进来了,但,想不到这里面的原住民早就等着了,阻止大家进来,两方厮杀,惨不忍睹。这里的原住民都疯了,一个个不要命的厮杀,大多全部死了,只逃走了少许!”

“大部人追着进去了,只有少部分人留了下来,因为当时活捉了十个原住民,本来要逼他们说出这里地形,宝物所在的,可他们居然宁死不屈,大多咬舌自尽了!”

“这群疯子,土著!”

“还好,还有一个活下来了,可惜,是一个妖仆,在原住民中地位也不高,不过好在它不想死,只能从它下手了!”

“百寿蟠桃树,那可是寿株啊,一颗蟠桃都能增寿百岁!我要得到就好了!”

“就看这妖仆坚持多久了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外围人议论纷纷,古海却是眉头微皱。

“宁死不屈,咬舌自尽?弈天阁的弟子,还蛮有骨气的?”高仙芝惊讶道。

古海点了点头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!”人群内部传来一个稚嫩的哭泣之声。

“不知道?你怎么来的?带我们去就行了!你难道还想像他们一样?”

“妖孽,你们的人杀了我师兄,我就是杀你十次也不够,你还不快说,还要我动刑吗?”

“哼,别装可怜了,妖孽,你们先前狙杀我们的时候,怎么没有这么可怜过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人群中尽是数落之声。

古海、高仙芝缓缓向着人群中央挤去,慢慢的挤到了最前面。

“这是?”古海露出一丝惊讶。

却看到一条五米长的黑蛇被三柄长剑钉在了一个石壁之上,周身鲜血四射,蛇肉翻出,皮开肉绽,而黑蛇的头却是一个小女孩的头颅,一个七八岁女孩的头颅。人头蛇身?

蛇女全身是血,脸上也被打的淤青无数,此刻吐着血,哭着看着眼前一群拿着鞭子、刀、剑的修者。

一个个修者面露狰狞的盯着蛇女。咆哮中带着一股股戾气。

蛇女却是奄奄一息,也许流血太多了,在颤抖之中。

“妖孽,你只要说了,我们可以放了你,百寿蟠桃树藏在哪里?这里太大,我们修为有限,想要一年内找到,并非易事,你只要告诉我们在哪,我做主,放了你!”为首一个红衣男子冷笑道。

其它修者此刻,却并没有人阻止,而是冷冷的看着蛇女。

也许先前的大战太过惨烈,居然没人同情蛇女的遭遇。

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一个妖奴,每天只是负责看守药田而已!我真的不知道!”蛇女哭着说道。

“药田?药田在哪?”红衣男子顿时眼睛一亮。

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是被他们带来的,来前我们被装在大箱子里,我不知道路怎么走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,求求你们,放了我吧!”蛇女可怜兮兮的哭道。

“妖孽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?我看你是不要命了,哼!”红衣修者眼睛一瞪,一剑对着蛇女刺去。

“呲!”

“啊!”

随着蛇女一声惨叫,蛇女身上再度出现一个血洞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,谁来救救我,主人,主人救我,呜呜呜!”蛇女哭着露出绝望。

“杀了她!”

“哼,再不说杀了她!”

四周众修者纷纷狰狞喊着。

也有露出怜悯之色的修者,可如今,却没人站出来,一地尸体已经说明了一切,此妖是所有外来者的敌人,谁同情敌人,就是和大家过不去。

“哼,冥顽不宁,孽畜,浪费我们时间,去死吧!”红衣修者喝道。说话间,一剑就要刺向蛇女头颅。

“不!”蛇女绝望的嘶吼起来,但,全身都被钉在了巨石上,根本动惮不得。

眼看长剑就要刺到头颅了,眼看就要死了。

叮!

陡然,一个石头激射而来,瞬间撞在了红衣修者的长剑之上,将长剑撞偏了。

“呲!”

一剑瞬间刺入蛇女头颅旁边的巨石之内。

“谁?”红衣修者顿时眼中一怒。

所有人都顺着石头飞去的方向望去。却是古海刚才出的手。

古海周围的人,除了高仙芝,顿时纷纷退开,露出古海在所有人前。

“也该够了,几百个人,对着一个小女孩威逼利诱,更不断动刑,不觉得害臊吗?”古海冷冷的走上前一步。

高仙芝要跟随上前,古海轻轻挥手示意,让高仙芝停下。

“你是谁?”红衣修者冷声道。

此刻,所有人都看着古海。有好奇、有不屑、有冷笑、有羞愧的。此刻看着古海缓缓走到中央。

“这小女孩刚才已经说了,她只是一个奴隶而已,能知道什么?诸位都是各宗门高手,不需要一直揪着不放吧?先天残局界那么大,诸位为何不继续进入,再找人询问?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?”古海说话间再度上前。

人群中,宋青书、陈天山瞪大眼睛。陈天山要上前,却被宋青书拦了下来。宋青书眯着眼睛看向古海。

“你是什么东西?给这妖孽出头?你找死吗?”红衣修者抓着剑指着古海寒声道。

蛇女盯着古海,眼中尽是期盼:“前辈,救我,救我!”

“我就是要救她,怎么,你想拦我?”古海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是谁?”四周顿时有人喝斥道。

显然众人都在往蛇女身上泄恨,忽然冒出一个人来阻止,自然心生不爽。此刻,很多死了亲友的修者,怒火慢慢集中向了古海。一股股杀意笼罩向古海。

“鄙人一品堂水舵主,诸位可想与我一品堂作对?”古海忽然冷声道。

“一品堂?”四周很多人都忽然脸色一变。

和古海猜的一样,众人都好似听过一品堂大名。很多人忽然皱起了眉头。刚才的骚动顿时平静不少。

人群中,一个虬须大汉忽然间双眼微眯,身后几个下属却瞪眼怒视古海,但虬须大汉一挥手,阻止了几个下属瞪眼,静静的看着中心之处。

古海缓缓向着红衣修者踏去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。

红衣修者原本有些退缩了,可忽然间,红衣修者神色一动,瞪眼道:“哼,你骗鬼呢,一品堂根本没有水舵主!”

“不错,我想起来了,一品堂金木水火土五舵,其中水舵已经空缺二十年了,怎么可能有水舵主?”又有人忽然喝斥道。

“小子,你敢骗我?”红衣修者眼睛一瞪正要发怒。一股杀气直冲而来。

“吼!”

陡然间,古海周身真气外放,一股戾气直冲四周,发出一声气吼之声,古海体表冒出一丝丝紫色龙形真气。顿时将红衣修者的杀气冲散了。

“嗯?”人群中的虬须大汉陡然脸色一变。

四周,无数修者也是顿时瞪大眼睛。

“真龙先天功?没错,他应该没撒谎!”

“真龙先天功,谁敢不经允许修炼,必将被诛灭全族的!他说的没错!他要不是一品堂水舵主,不可能修炼此功法的!”

“一品堂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人群中尽是议论之声,刚才一个个的怒目慢慢压制了下去。

古海缓缓走到石壁之处,看着那蛇女被钉在石壁上,眼中闪过一丝不忍。

“呲!”

古海轻轻拔出一柄长剑。

“啊!”蛇女痛苦的一声惊叫,但还是强忍着。

泪水止不住的流,蛇女感激的看向古海。

所有人都看着古海,而那先前最嚣张的红衣修者却是怒目相瞪,显然自己被落了面子,很是不爽。

“不可能的,我来的时候,一品堂还没有水舵主,一品堂主当时还在九五岛上,和我宗的宗主在一起,你是谁?”红衣修者冷声道。

“哦?看来还是个老乡?你说的不错,堂主先前是在九五岛上,我也是刚刚被任命舵主的,鄙人古海,你可知道?”古海头也没回的继续给蛇女拔身上的长剑。

“古海?你变年轻了?不对,你不是主持陈宋之战的吗?你怎么来了?难道,难道宋国败了?”红衣修者脸色一变。

古海也是双眼微眯,扭头看向红衣修者。

“你认识我?你是谁?”古海眉头深锁的看向红衣修者。

“宋国,庞天龙!”红衣修者冷冷的看向古海。

“庞太师之子?庞天龙?听说你十年前修为冲击到先天境,继而加入了宋甲宗?”古海双眯眼道。

“想不到,你一个瘪瘪老者,也有成就先天的一刻?刚达到先天境吧?嗯?对了,你怎么加入一品堂了?我走的时候,你刚刚得到掌管陈国大军的权利,这才几个月?你……,你?难道?”庞天龙脸色一变。

古海没有理会,而是继续拔着蛇女身上的剑。

噗通!

蛇女身上的剑被拔光顿时跌落而下,全身是血,虚弱无比,古海马上接住。

“宋国怎么样了?古海,宋国怎么样了?”庞天龙顿时瞪眼道。

“宋青书,管管你的弟子,聒噪!”古海对着人群中一扫,冷声道。

人群中,宋青书面色一僵。而庞天龙和很多人顿时找到了宋青书。

“师叔?”庞天龙马上叫道。

宋青书看看庞天龙,又看看古海,神色微动道:“舵主,他虽然是宋甲宗弟子,但并非我的弟子,所以我并没有权利管他!”

“嗯?”古海双眼微眯的看向宋青书。

“师叔,宋国怎么样了?”庞天龙马上急切的问道。

“宋国已灭,至于你爹,也被古海逼死了!”宋青书看了看古海冷声道。

“什么?”庞天龙顿时瞪着眼睛看向古海。

古海看了眼宋青书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“古海,你杀了我爹?”庞天龙眼喷怒火道,手中长剑一指,指向古海,好似随时上来将古海碎尸万段一般。

“宋青书,你确定你管不了他?”古海看着宋青书淡淡道。

宋青书沉默了一下,最终点点头道:“舵主恕罪,我现在加入一品堂,已经算是脱离了宋甲宗,自然没权利管他,况且就算以前也没权利管他,他并非我的弟子。这是舵主和他的私人恩怨。我更做不了主了!”

“嗯!”古海点了点头。

“古海,你真的逼死我爹?师兄们,帮我一起拿下古海!我要将他碎尸万段!”庞天龙顿时喝道。

人群中,有着一群宋甲宗弟子顿时就要站出来。

“哦?你让他们助你,是否是说明,宋甲宗与一品堂不死不休?”古海冷冷的说道。

说话间带着一股杀气的看了一圈要冲上前的宋甲宗弟子,一众宋甲宗弟子顿时身形一僵,皱眉停了下来。众人看向宋青书。

“看宋青书干什么?他都没资格管你们,你们要是敢再踏前一步,就是代表宋甲宗与我一品堂宣战,你们来啊?”古海眼睛一瞪。

众宋甲宗弟子在这一瞪眼间顿时一慌,身形不自觉的后退一步。

“你们、你们!”庞天龙面色一僵。一阵无奈。

毕竟让师兄们与一品堂撕破脸皮,自己还没那威信。

“哼,古海,你是一品堂舵主又如何?你才刚入先天境没几天而已,你去死吧!”庞天龙长剑陡然向着古海杀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