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天元残局

第二十一章 一品堂,龙婉清

宋城,一间客栈之内。一间屋中。

在浴桶之中清洗了几遍,终于将身上的污垢全部清理干净了,古海带着一丝震撼的看着镜中画面。

“这是我三十岁巅峰时候的模样?”古海摸了摸脸兴奋道。

脸上的皱纹消失干净了,发根之处新长出来的白发,也彻底变黑了。

棱角分明的肌肉块,比之昔日地球电视上的健美先生还要完美,古铜色的皮肤下蕴藏着勃勃的生机。

全身都变年轻了,唯一没变的只有那眼神,依旧深炯如潭水般的眼神。

“先天境,第一重?我终于突破了,仙儿,我离为你报仇,又近一步了!”古海脸上闪过一股狰狞。

过了一会,平复了心情,古海才穿好衣服打开房门。

房门口站着不是旁人,却是陈天山、陈两仪二人。

“古伯伯,你变年轻了?”陈两仪眼睛一亮。

“宋城收取了?”古海看了一眼陈两仪。

“是,多谢古伯伯,多谢!”陈两仪此刻真心实意的拜下。

古海点了点头。

“堂主已经在主厅等你了,一切待会再说吧!”陈天山笑道。

古海点点头,随着陈天山快步向着主厅。

主厅之中。少女坐在主位和流年大师对弈之中,其他人陪在一旁,高仙芝也站在众人末端。古海一入大厅,众人一起看向了他。

清河宗主此刻看向古海,却不似一开始的欢喜,而是眼中闪过一股怨念。毕竟因为这怪胎,浪费了自己大批的灵石。

“古海,多谢上仙!”古海对着少女堂主恭敬一礼道。

“上仙?哈,我可不是上仙,古先生为何感激我?”少女笑道。

“此次恩典,古海铭记于心,若非上仙,在下如今只是一待死老者,也不会回到巅峰年纪!”古海深吸口气道。

一旁清河宗主阴沉着脸,但并没有发作。古海将功劳给少女,清河宗主也没有抢功的意思。

“行吧,既然你感激我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因为你,我们耽搁了很多时间。你马上跟我们走!”少女也不客气道。

“哦?”古海微微一愣。

“和你一起的高仙芝,还有清河宗的陈天山、宋甲宗的宋青书,都将入我一品堂!我为堂主,以后,你为我效命!”少女直接道。

“一品堂?堂主?”古海眉头一挑。

“古海,堂主能看上你,是你的造化,还不谢恩!”清河宗主沉声道。

古海却是皱眉的看向少女。

“一品堂?不知上仙可否为我解惑?”古海再度一礼道。

“哈哈哈,你小子,别人听说能加入一品堂,无不欣喜若狂,你倒好,还挑三拣四?”宋甲宗主顿时冷笑道。

“在下没有资格挑三拣四,只是在下凡人一个,孤陋寡闻,怕在下无能,让上仙丢脸了!”古海马上小心的说道。

“丢脸不至于,修为弱了点,但,脑子好使就行了。此千岛海,众下宗门,都以入我一品堂为荣,为我一品堂做事,会有超乎想象的俸禄。而我一品堂,也只要精英!”少女堂主郑重道。

“哦?”古海神情一动,看向清河宗主。

清河宗主冷笑道:“堂主看上了你,我可不敢收你,我可以兑现承诺,给你先天境的修行功法,但,我的功法岂会比得上一品堂功法?古海,堂主看上你的才能,是你的造化!”

“古先生,你还犹豫什么?”一旁高仙芝苦笑道。

不知道古海此刻踌躇什么?如此好的机会,哪有那么多的思量?

古海看了看众人。

一众清河宗、宋甲宗弟子看向自己都是一脸嫉妒的神色,而少女堂主带着一丝自信,一旁陈天山不断给自己使眼色,让自己答应。而少女身后一个中年俊秀和尚此刻却是事不关己的态度,扣着佛珠,好似在默诵经文一般。

“上仙,若我加入一品堂,不知有何约束?有何忌讳?”古海却是郑重的看向少女堂主。

众人一副不理解的看向古海,你一个凡人,居然还敢跟堂主讲条件?脑袋坏掉了不成?一个天、一个地,就好像皇帝要收乞丐做臣子,乞丐居然还挑三拣四一般。

“约束?简单,不得背叛一品堂,还有,听我之令,就行了!还有,你没得选择!”少女自信道。

古海微微一阵苦笑,点了点头。

“既是如此,古海见过堂主,只希望,堂主兑现诺言,在下以后,仅听堂主之令!”古海郑重一礼道。

“哦?”众人微微一愣。

这古海问了半天,原来是等在这里,仅听堂主之令?其他人的话就不听了?

“哈哈哈,好,你若做得好,我不介意给你特权!记住,我叫龙婉清!”少女堂主笑道。

“多谢堂主!”古海笑道。

“大师,你说古海入我一品堂,让其在哪一舵比较好?”少女看向一旁流年大师。

流年大师却好似忽然惊醒一般,停止了手中佛珠的扣动,看向古海。

“一品堂,分有金木水火土五舵,堂主既然答应给其特权,只听堂主之令,那自然只有五大舵主才能胜任,刚好,水舵主位置一直空缺,不若让古海做此水舵主吧!”流年大师说道。

“什么?”四周众人顿时脸色一变,惊骇的看向流年大师。

“堂主,万万不可啊,古海是有些能耐,可刚入一品堂就成为一方舵主,这于礼不合啊,一品堂其他人怎么想?”清河宗主眉头一挑,嫉妒道。

“是啊,堂主,你三思啊,我等虽然是一品堂附庸宗门,不入一品堂核心,可,这一个刚刚先天境的小子,以后修行能不能再进还不知道,你让他当一方舵主?这如何服众?”宋甲宗主也是脸色一变道。

此刻,就是龙婉清也是皱眉看向流年大师。显然也觉得这封赏有些过了。

“大师,你为何荐他为舵主?”龙婉清皱眉道。

流年大师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我荐他为舵主,以他实力,还远不到争夺舵主的程度,况且一品堂无数人盯着这个位置,也不是他古海所能霸占的,只是我在告诉堂主你,你已经不是从前了,从你继任一品堂开始,你的一言一行,都将被放大无数倍,所有一品堂弟子都在看着你,不止一品堂,还有其它势力的人,都在等你的笑话,等你亲手将一品堂这个牌子砸了!”

“嗯?”少女眉头一挑。

“人说君无戏言,堂主你如今也是如此,身在其位,须谨言慎行,你的每一句话都要慎重,你答应古海入一品堂只听你调令,那只有两个位置,一,是舵主。二,就是我这般的客卿!堂主你自己决断吧!”流年大师淡淡道。

龙婉清却是眉头一挑,眼中闪过一丝复杂。

而其他人听到流年大师所言,顿时谁也不敢多嘴了。

龙婉清神色变幻了一下,最终再度看向古海。

“古海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一品堂水舵主!这是你的令牌,以后只对我负责即可!”龙婉清取出一块紫色令牌沉声道。

古海看了看龙婉清,也没想到这一品堂规矩这么多。

虽然不知道水舵主是什么个情况,但从刚才对话中不难听出其权利。此刻已经容不得自己拒绝了。

“是,多谢堂主,古海定不负堂主重托!”古海郑重道。

在众人嫉妒的目光中,古海缓缓接过紫色令牌。

令牌非金非木,上有一滴水的浮雕一般。

“滴血其上!”龙婉清皱眉道。

古海点点头,找来细针,刺破手指滴血其上。

“嗡!”

紫色令牌微微颤动间放出一道紫光进入古海身体,好似一瞬间跟古海心神相连一般,顿时,古海好似从令牌上感受到一个十丈方的小空间,空间之内,有着十颗紫色灵石,还有一封竹简。

“这是?”古海惊讶道。

“收好此令,以后你就是一品堂水舵主,不要令我失望!”龙婉清沉声道。

“我尽力而为!”古海点了点头。

清河宗主看着古海,面部一阵纠结,先前看古海不爽,可现在不同了,古海成为一品堂舵主,这地位马上就不一样了。

“恭喜古舵主,昔日答应古舵主入我清河宗学习的,如今看来,是没有机会兑现了,不知古舵主想要什么?只要不过分,我尽力满足,算是聊表遗憾吧!”清河宗主笑道。

“清河宗助我突破,已经感激不尽了,只是,我要是跟随堂主马上离开,我古府……!”

“古舵主放心,没人敢动他们,陈国昔日虎牢关境内的所有土地,从此都划归古府管辖,你随时可以归来!”清河宗主一口肯定道。

“多谢!”古海微微一礼。

“堂主,在下可否划入古舵主麾下?”一旁高仙芝忽然站了出来道。

“哦?”龙婉清眼中闪过一丝好奇。

“在下能力有限,希望能跟随古舵主左右学习!”高仙芝郑重道。

“也好,我还没决定你分到哪一边,你问古海答不答应!”龙婉清并没有介意。

“高大帅能与我共事,在下高兴还来不及,岂会嫌弃?”古海马上笑道。

“古先生,不,古舵主,你就不要取笑在下了,叫我小高就行!能跟随古舵主,是在下荣幸!”高仙芝顿时欢喜的拜道。

“好吧,高先生客气了!”古海马上扶起高仙芝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吧,古海,三天后出发,给你三天处理自己的事情!”龙婉清皱皱眉头道。

“是,多谢堂主!”古海点了点头。

踏步,古海走出了大厅,高仙芝也跟着古海走了出去。

清河宗、宋甲宗众人看向古海方向,眼中尽是嫉妒之色。

在众人纷纷告辞之后,大厅之中只剩下龙婉清和流年大师了。

龙婉清眉头深锁,显然还为刚才的鲁莽而烦躁。

“堂主,你在为封了古海而后悔?”流年大师笑道。

“是我太得意忘形了,既然许诺,就算了吧,只是我担心他不能胜任……!”龙婉清眉头深锁。

“一品堂在外人看来一团和气,堂主你虽然刚继任不久,但应该能看出其内部问题,这古海虽然修为弱了一些,但却不是一个善茬!”流年大师笑道。

“哦?”

“这古海,或许能帮你将一品堂这潭死水搅浑,让他去和那几个老家伙斗一斗吧,帮你彻底掌握一品堂!”流年大师郑重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