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天元残局

第十三章 第一役,丧军心

皇太孙的忽然出现,就好似一口瀑布落下,将高仙芝的所有威信光焰尽数浇灭了!

八十万将士,忽然间面无表情的盯着高仙芝,好似要高仙芝给个说法一般。

帅台之上,众人此刻尽皆神态各异。

宋太子脸色不知道是喜是悲。

林冲双目充血。

高仙芝却是瞪大了眼睛。

可纵是众人震撼于皇太孙的到来,那皇太孙离帅台也越来越近。

“你,你是谁?”高仙芝瞪眼喝问道。

“是我啊,高大帅,我是宋正西!快,快帮我将追来山贼抓起来,我要杀了他们,我要他们死!我差点就见不到父亲了!”宋正西狼狈的叫道。

“不可能,我儿在宋城,已经被斩于菜市口,你到底是谁?”宋太子只能怒喝道。

“爹,不是你派高大帅救我的吗?上斩头台的时候,悄悄用人替换了我?真是孩儿啊,高大帅安排好了一切,把我救下来了啊,我只是跟高大帅演了一场戏,骗骗那些蠢货而已啊,爹!你不知道?哈哈哈,看来高大帅没有告诉你啊!”宋正西顿时兴奋的叫道。

“嘶嘶嘶嘶!”

四面八方,尽是将士们抽气的声音。

高大帅一手安排?演了一场戏?骗骗那些蠢货而已?

宋正西自己都没有发现,他的每一句话,甚至每一个字都好似一把把的尖刀,不断插入八十万将士的心中。

我等只是蠢货?高仙芝只是给我们演了一场戏?骗骗我们,让我们去送死?

什么古海的阴谋。全是高仙芝骗我们的。那古海哪有那么夸张厉害?不是吗?这皇太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杀了皇太孙,给大家公道?全是放屁!

皇上下旨,重罚欺辱军属者?全是放屁!

我们亲人遭到当地贵族残害,都是古海的阴谋?全是放屁!

我们的书信是古海阴谋?全是放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当宋正西出现的那一刻,刚刚树立起来的战意,顿时荡然无存,古海在所有人心中埋下的霍乱的种子,一瞬间生根发芽,快速生长出一颗参天大树。

宋正西的话,更是句句诛心。

“孽子,住口!”宋太子顿时一声大喝。

宋太子也看出了众将士的目光,他们眼中居然慢慢布满了仇恨。

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看看!”

“我也要回家看看。他妈的,我要回去!”

“不打了,为了他宋家打死打活,他们却在后面害我们家人,完了还骂我们蠢货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八十万将士开始骚动了,一时间,就好似沸水开始慢慢沸腾了一般。嗡嗡嗡的一片。

此刻,最难过的,当属林冲了。

林冲扭头,双目布满血丝。泪水滑落而下。

“大帅,我林冲跟随你多年,随你征战沙场多次,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,很多次都是命悬一线,为了大帅,我们可以连命都不要,因为我们相信大帅,大帅能够给我们未来,大帅能够带我们建功立业,大帅可以护着我们!”林冲恨喝之中。

林冲的恨,林冲的大喝,顿时让四周静了下来。

“我们可以为你连命都不要,大帅你就这样对我们吗?那天,那天我家惨事还没传来,十五个弟兄家里传来噩耗,你为了保住皇太孙,让我解决,让弟兄们开不了口,你让我杀了这十五个兄弟!”林冲一声大喝。

“哗!”

顿时,八十万大军再度一片哗然。

原本听皇太孙的话,还有些人质疑,可是,林冲不一样,林冲可是大帅的亲信,亲信到所有安排都会跟林冲讲。

可谁也没想到,一群将士受了苦,受了灾,大帅没说要帮助,反而要林冲杀了他们?

帅台之上,那十五人也站在上面,本来是为了帮高仙芝鼓舞士气的,可是一听到林冲的话,所有人都是一激灵,一起看看高仙芝。

大帅那天就要杀我了?让林大人杀了我们?

“大帅,我的家人呢?你说给古海抓走了,可这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要杀我们?我们为你卖命,你却要杀我们?”十五个将士顿时惊叫道。

“林冲,你闭嘴!”高仙芝脸色一变喝道。

“闭嘴?那你告诉我,宋正西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要杀他明正典刑吗?你不是说要杀了他为小蝶报仇的吗?你不是说…………,呜呜呜!”林冲恨哭之中。

“宋正西不是我救的,是古海,古海救的!林冲,你冷静,这都是古海阴谋!”高仙芝面露苦涩的叫着。

快?自己的动作终究没快过古海的阴谋。

一顿饭的功夫都不给自己,一顿饭的功夫都来不及吗?高仙芝心中一片悲凉,古海的计策来的太密集了,太多太快了,次次刺入人心最脆弱处。。

高仙芝明白是古海的阴谋,可林冲怎么可能相信?

宋正西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“够了,什么狗屁古海阴谋!”林冲悲恨的吼道。

眼前高仙芝,好似已经成为自己仇人了一般,林冲面露狰狞。

下方宋正西却是再度开口道:“大胆,林冲,你敢对大帅无礼吗?高大帅,你之前不是说的吗,等我回到军营,你就将这群混账解决了吗?我已经回来了,林冲他们也没有用处了啊!”

宋正西一声大喝。好似火薪点燃了汽油桶。

“轰!”

八十万大军顿时一片轰鸣,彻底炸开了。

宋正西瞪着眼睛,不明白这怎么回事?不是父亲、高仙芝做的一场戏吗?怎么回事?

“高仙芝,枉我为你卖命这么多年,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,我要杀了你为小蝶报仇!”林冲一声大喝。

拔出长刀,顿时向着高仙芝杀去。

而帅台上一群林冲的下属,此刻也是到了爆发的边缘,随着林冲的出手,顿时拔出长刀。

“杀!”

“轰隆隆!”

帅台上顿时乱作一团。

“保护大帅!”

“杀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整个军营都已经沸腾了。混乱不堪,将士们再也不服管教了。

谁也不再听上面的命令,吵吵嚷嚷,甚至有些人浑水摸鱼,开始抢劫军营的仓库。

一时间,整个军营都是乱作一团,有要杀高仙芝的,有要保护高仙芝的。有杀太子的,有保护太子的。就连宋正西四周也是乱作一团。

八十万大军,一朝崩散了。

收拾行李,快速回家的,抢劫军营,相互砍杀的,一片混乱。

------------

就在此刻,一支五万大军从虎牢关奔赴而来。

领军的不是旁人,却是新的陈王,陈两仪。

陈两仪旁边骑马的是陈天山。

“两仪,刚才一支烟花上天,是大帅说的山贼传来的信号,让五万大军立刻冲击宋军大营,你怎么要亲自出来?”陈天山皱眉道。

“有太爷爷你在身边,我安全应该没问题的,大帅让我鼓舞士气,我就来了,父皇临死前说,都听他的,我一切照做!”陈两仪沉声道。

“可是,这也太夸张了点吧,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?你只有五万劣军,对面可是八十万虎狼军啊,而且高仙芝还在营中,这,这不是去送死吗?”陈天山皱眉道。

“我相信父皇!”陈两仪皱眉道。

“唉!算了,到时我尽力护你周全,你别跟你爹一样,到时离我太远,想救都来不及!”陈天山说道。

陈两仪点了点头。同时大喝而起。

“将士们,你们都看到了,这群宋军穷凶极恶,就算投降他们,他们都要斩杀,他们根本不给我们活路。你们都看到了吧!”陈两仪大喝道。

奔跑中的将士脸色一阵难看。

“大帅派人已经打听清楚了,宋军已经下令,破开虎牢关,就全面屠城,你们的父母、儿子都要被杀,你们的妻子、女儿都要为奴,你的家产,全部被他们瓜分,前线消息你们也知道了,我陈军六十万将士都被坑杀了。你们还有侥幸吗?”陈两仪高喝道。

“没有!”一众将士红着眼睛道。

“为了我们的家人,随我杀,愿老天垂怜,我等拼杀,能换来父母安详,能换来妻儿活命,用我们的死,换家人的活。反正都要死,败了要死,降了也要死,不如随朕,以命换命,杀!”陈两仪高喝道。

“杀!”五万将士一声高喝。

“轰隆隆!”

众将士绕开一个山坡,顿时杀到了宋军大营。

可是,五万大军到宋军大营不远处的时候,看到的却是烽烟四起的宋军大营,一片混乱,一片狼藉,四周将士更是相互厮杀,根本不像整军严明的宋军大营啊。

陈天山揉了揉眼睛:“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?这是八十万虎狼军?”

陈两仪却是激动万分。

“全军,随我杀!”陈两仪一声大喝。

“轰!”

五万陈军,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,快速冲入分赃不均的‘乌合之众’大营之地。

“敌袭、敌袭、敌袭,整军迎敌!”有人高喊了起来。

可是,此刻宋军将士们的心已经野了,哪还管什么狗屁整军迎敌啊。抢了东西,就跑。

“哗啦啦!”

顿时,战争变的诡异了起来。

五万将士,追着八十万将士屁股后面跑,一面倒的战争,却是反过来一面倒了。

五万陈军此刻杀的酣畅淋漓,虽然以前没有上过战场杀过人,可现在为了家人,杀一群逃窜之人,却是轻而易取,更是爽快至极。

原来,宋军也不怎么样啊!

虎牢关上,古秦扶着城楼栏杆,目射远处,十里之外,烟火冲天,隔着遥遥十里都能听到阵阵惨烈的声音传来一般。

“来人!”古秦沉声道。

“在!”几个古府侍从恭敬道。

“立刻飞鸽传书陈国各大城池,传信四方,高仙芝败了,八十万大军尽数毁灭,高仙芝生死不知,些许逃兵,将要逃回各方城池,传令各方古家店铺传播消息,鼓励百姓,斩杀各方守城的宋军驻兵,杀一赏金,杀十赏爵。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,六十万被坑杀的陈军,各百姓家里的男丁,是到报仇以慰先灵的时候了!另,被宋国夺取的城池,鼓励当地豪强,率领家仆全力反击,夺回城池,论功行赏,一切城池权利职务,陈国王室与众豪强平分,多劳多得,在自己家门口,建功立业吧!”古秦沉声道。

“是!”一众古府侍从恭敬道。

--------------

八十万大军,犹如丧家之犬,此刻不堪一击的彻底崩溃了。

五万陈军,犹如天兵天将,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。

一方视死如归,一方无心恋战,战争,近乎已经没有悬念了。

高仙芝、宋太子在一群亲信的护送下,躲过了这场兵灾。

可高仙芝却是手臂上被林冲斩开了一道口子,血流无数。

不过,此刻手臂的疼痛都是次要的,逃出兵灾,在一个山坡下休息,看着远处狼狈宋军的时候,高仙芝心中的痛才更加剧烈。

“哈、哈哈哈、哈哈哈哈,古海?古海?”高仙芝露出一股颓然之色。

自己已经马不停蹄了,可还是赶不上古海的速度啊,古怪的计策居然如此迅猛,如此迅捷?人老成妖,对比四十年前,古海此刻更加的老辣,更加的可怕了。

“完了吗?现在怎么办?”宋太子也是绝望道。

高仙芝深吸口气道:“真相早晚会清晰的,好在我已经坑杀了六十万陈军,陈军如今数量极少,无法再有大动作了。而我宋国大军,军心散了,军心丧失了。不过,还能可以重新凝聚的。只是……!”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我能在最快的时间重新凝聚军心,只是,我担心古海比我更快。他可能更快!”高仙芝苦涩无比道。

-------------

数日之后,商城。

昔日宋军驻扎的城池,此刻有着一部分宋军在此留守。可是,就在刚才,一些店铺忽然传出消息。

高仙芝大败,八十万大军一溃千里。高仙芝生死不知。宋军败了!

消息传来,很多商城百姓都懵了。

传出的消息还有鼓励夺回城池的。

当地豪强、百姓纷纷露出茫然之色。

前段时间,日日烟花爆竹的庆贺,早已在死了家里顶梁柱百姓的心中埋下了刻骨的仇恨。杀了我儿,杀了我父亲,杀了我们全家的依靠,你们却是载歌载舞、烟花庆祝?无异于伤口上撒盐。一个个百姓恨不能扒了他们的皮、吃他们的肉、喝他们的血、啃他们的骨头。可是自己没有力量。他们那么多人。自己只能被压迫,只能看着他们杀了自己亲人而默默哭泣。

现在,古家店铺传来的消息,顿时慢慢僚起了众人心中的仇恨,撩起了众人的火气,撩起了众人的杀意。

城中的留守宋军也发现,这段时间,百姓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,不是之前那么畏惧了,好似不再遮掩的暴露一丝丝仇恨的目光了。

只是,没有确切消息传来,即便百姓、豪强再大的仇恨和欲望,都没有敢出头的。

可就在这时,第一批逃兵回来了。

“败了,败了,全败了,八十万宋军,一败千里!”

当第一个逃兵诉说出前线战果之后。

商城豪强们的心瞬间活络了起来,宋军败了,那陈国就能恢复以前了?高仙芝都生死不知,那谁还能挡住古海?那商城早晚不是回归陈国?

与陈国王室平分一城?

沉寂了一晚上。欲望、仇恨在酝酿了一晚上以后。第二天清晨,随着第一个喊杀声响起,顿时点燃了整个商城。

“打死你这个混蛋,我儿死的惨啊,活活被坑杀死的,我也打死你,打死你,呜呜呜呜!”

“你杀我爹爹,我也杀了你!”

“还我夫君,还我夫君!”

“哥,弟弟给你报仇了!”

“杀了我儿,你们还要放烟花庆祝?老子就是拼着骨头散架,也要扒了你们的皮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商城留守的宋军并不多。

在豪强的带领下,百姓的群情激奋下,悬赏、仇恨共同驱使下,一场人民汪洋的战争开启了。

不止商城,被夺取的陈国十八座城池,此刻同样上演着这一幕惨烈的虐杀。

留守宋军,根本阻挡不住这无边的仇恨和无边的欲望。

杀、杀、杀,乱、乱、乱!

一片的混乱。

----------------

数日之后,清河宗。一间大殿之中。

清河宗主、宋甲宗主带着各自弟子站在两边。

那身穿男服的美丽少女带着流年大师和三个下属站在正北主位。

面前站着来自陈天山,还有宋甲宗的弟子。恭敬的向少女禀报之中。

“三个月?不,还不到三个月。宋国八十万大军,一败涂地?高仙芝更是狼狈逃窜?陈国的城池,收回大半?这仅仅只用了三个月?”流年大师露出惊愕之色。

“是!”陈天山兴奋的说道。

而另一个宋甲宗弟子却是一脸的颓然。

“怎么可能,他古海施了什么妖法?”宋甲宗主顿时惊怒道。

“哈哈哈,宋甲宗主,别置气,听他们怎么说,哈哈哈!”清河宗主却是满意的大笑而起。

男装少女却是眼中一片精亮,少女自然明白高仙芝的厉害,少女想过很多可能,可没想到古海用了如此短短的时间,就大败了宋国八十万虎狼军,还收回大半陈国国土?这,这怎么做到的?

对了,还要除去来回禀报的时间,也就两个月左右,一切都逆转了?他怎么做的?

--------------

宋城,古汉兴奋的向古海禀报着前线消息。

古海却是坐在一个围棋棋盘面前,手中不断落子之中,棋盘极为诡异,一般棋盘横竖各十九条线,而此刻,古海的棋盘之上,横竖已经各自三十条线了。

每多一条线,棋盘上就多了无数变数,可古海却是生生的多出二十二条。一切显得那么诡异。

而且,古海一直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棋,从来没有让人参与过。

“义父,成了,哈哈哈,高仙芝一败涂地,军心丧失,想要重聚军心,不是那么容易了。”古汉笑着说道。

“灭宋计划,第一役,算是完成了!”古海落下一枚白子道。

“是啊,第一役,丧军心!接下来,就是第二役?”古汉盯着古海。

“灭宋计划,第二役,丧民心!”古海双眼微眯,落下一枚黑棋。

“民心尽丧,人心动荡,义父,民心可不好丧啊!”古汉皱眉道。

“高仙芝、宋太子、宋王应该已经恨透了我吧?这股恨,就是丧失民心的基础。民为邦本,本动则国摇!”古海深吸口气,眼中闪过一股凌冽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